陶傑這樣形容過:「他領導下的香港,是港人最自信的時期。」

事實是:

  1. 肥彭以及100年來的港督,都不是香港人選出來的。
  2. 英國這口說民主國家,100年內都沒有給我們普選。一直到在1992年10月,彭定康發表了任內第一份施政報告,報告提及政改方案,表示即將改革立法局的選舉制度,除了要“兩局分家”,取消所有委任議席,才開始美其名說加快香港的民主步伐!! 你們看到嗎? 為什麼95年來英國都不這樣做,若果英國有心香港普選,都不會等到要走之前才來改制度。一直到最后5年才這樣做呢?你們真的以為英國在最后5年才去做這件事是目的為了甚麼呢?在政權要移交前去做此事明顯是要香港的政治在回歸前改變,以進入民主,擺明玩嘢。
  3. 100年香港給英國管治,香港沒有一個人說要普選。
  4. 肥彭不是完美,當時房價是一直升高,當時香港人不但沒出聲,反而以為經濟很好。
  5. 像香港政府內部各部門的首長,必須是指派和空降的才是最好的制度,以防止重大利益輸送。
  6. 陶傑這句話的意思表示,香港如能一直給英國管治便最好。
  7. 我相信要是英國一直在管治香港,香港不會有普選港督和立法會。
  8. 香港不是一個國家,英國管治之時,港督由英國派來。到回歸中國,香港便歸由中國管治了。即是說:中央絕對可以指派不同的人來做港督。現在中央已經給了我們更好的,由我們有權選擇特首,比英國好很多了,可是我們還更要更多!而且馬上要一步到位(登天)。
  9. 請看以下兩位石鏡泉2014年7月10日在晴報的社論以及同一天聖公會大主教鄺保羅在都市日報的說話。
  10. IMG_20140710_081716

            IMG_20140710_094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