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的原則技巧和責任

致親愛的翻譯同仁和老師:

翻譯最終是要把外國的知識和智慧傳給中國人民。

所以翻譯肩負著極為重要和神聖的任務。

翻譯不但要忠於原文,更要對中文的純潔性負責。

而翻譯的人,最重要是: 首先必須要切底明白原文。否則一定會出現偏差甚至錯誤。故此行外人即使他們是翻譯人員,基本上不太合適翻譯專業的文章。

字行間裏,原文往往為了簡潔,會把一些字省掉,而翻譯時為了清楚地表達原意和由於中文文法不能相同地作出省略,故此為了讓讀者明白而不會誤解,翻譯時是有需要按照中文的文法依據上下文作出補充。

有關用詞方面,往往同一個詞,即使是同一個意思在不同的句子裡,會順應著中文的習慣和文化,改變成另外一個詞,故此有時候需要改變詞語。

有關翻譯時候,選擇那些詞,我現在的觀點是: 終極的真理,往往都是簡單的,而且宇宙裡,簡單就是美。故此對於翻譯那些經書和說真理的書,跟本就應該用最簡單直接的言詞語,能夠越簡單越好。而不應該像幾千年來的經書,用了那些難以理解的詞語去譯梵文,導致以後幾千年來億萬的中國人民,看不懂亦錯誤理解經文原來的意思,導致這麼多的中國人不能好好的理解真理,即是說該經文的譯本,斷了全世界中國人對真理的正確理解,甚至引起誤解。從這個角度來看,這樣的翻譯這是一個極大的錯誤。

文字只不過是一種載體,他的功能是載着文字背後的意思。如果為了寫出看起來漂亮的文章而把意思弄至引起偏差和誤解或無法理解,那麼,翻譯便損害了原文和傷害了讀者。

故此,翻譯第一大原則是在不能找到最恰當的相等中文詞語,便一定要用簡單的中文字【準確】表達【清楚】原意。請參考下面的例子二。

還有,在選擇用詞的時候,一定要考慮到讀者是怎樣理解該詞。我們應該選擇讀者容易明白和不會誤解的翻譯詞語。

最後,翻譯是一門藝術,藝術只有更好,沒有最好。為了減輕翻譯時的負擔,我們需要訂下一些專業詞語的標準翻譯,而且不斷探討改善。

以下是一些詞語翻譯我的看法,由於我們這一代是最直接接觸瑪哈禮師,往後的人尤其是大部份不懂英文的中國人,都是靠我們的譯本去理解瑪哈禮師Veda這個至尊知識。我們所能做,亦是最重要的工作是【整理】和【翻譯好】瑪哈禮師的至尊知識。讓後面的所有人都能理解實踐至尊知識。

我們把知識整理,讓初接觸的人在網上讀到一系列瑪哈禮師的影片和他的語錄。對於未學Sidhi的人,又讓他們能看到一系列的瑪哈禮師的影片和語錄。同樣 地,學了Sidhi的同學我們亦翻譯好一系列的瑪哈禮師的影片和語錄。我們希望【每一個孩子】都在中學時看完。

所以我們現在開始,要認真做好翻譯的工作。包括上面提到的重要的影片和語錄翻譯。

Supreme Knowledge:這個詞語不易譯好。我們知道瑪哈禮師是𣎴會崇拜和不會吹噓的。首先,第一個想法是把它翻譯成至尊知識。但這樣翻譯最大的問題是令到讀者立即多了一個更大的疑問,令到理解原意多了一重障礙,因為我是讀者一定會問,到底至尊知識是甚麼意思?為甚麼叫至尊知識?是崇拜嗎?

所以我發現簡單地用最寶貴的知識,來翻譯這個詞較好,更容易明白,而且包含著至尊的敬意。

我們平時可以向讀者補充為何在吠陀科學瑪哈禮師用了這個字來描述這個知識。

我們為了讓讀者知道瑪哈禮師用這個字來形容Veda知識,是由於這知識的地位真是至高至大,因為這知識就是揭開了宇宙運作的奧秘,是宇宙運作的原理。

最重要的是,瑪哈禮師告訴我們怎樣運用這知識,使人類活到生命至尊的價值,所以這個知識的地位我們真的可以稱為至尊知識。至尊的知識,是它能夠讓人活出人至尊的價值。但是對普通沒有接觸或接觸超覺靜坐不久的人,或疑心較重的上學者來說,就算我們這麽解釋,但他們都要再深入了解,並且要有親身體驗才會明白。起碼對我本人來說是這樣。

把它翻譯成最寶貴的知識,應該是小孩子和一般人最能明白的詞語,亦有最專敬的意思。心理上會不抗拒,馬上能接受這樣說。雖然相對於至尊這個中文的含意來說,是犧牲一些,但為了遷就大部份的讀者認知水平,令他們心理上會生產抗拒,並會全部接受。

另外一種譯法是:我上面提到的至高至大。用這四個字的好處在於它較易給一般人接受。而且至高和至大剛好能形容知識。(註:這裡有一個例句:獲取了至高無上的榮譽。)

How to live? 文中這三個字。不能簡單翻譯成如何生活。因為在一般的中文用法裡,如何生活這四個字並不是這裡所表達的意思。從上文知道這個live字是指生活著,但是生活著的意思不完整。需要依據上文補充。所以譯成:人要怎樣才能活出人最大的價值。

Realization. Realize the Self

這都是很常碰到的詞,亦不易譯好。因為所有的譯法最終給讀者看了後,更多了一層不知所云。按照我上面的原則,我們起碼要讓讀者明白瑪哈禮師所指的意思。也就是說每一個科學名稱都有易明白和嚴謹的概念在裡面。

按照表達清楚的原則,我把Self-Realization譯成實現本我或本我實現。

而把 Realize the Self譯成本我潛能的實現因為上文提到,自然律的全部潛能就存在於本我。

有關翻譯梵文例如Veda這個字,瑪哈禮師曾經談到,準確的梵文讀音很重要,而且讀音比意思更為重要,故此,梵文我們只需要把英文寫出來,不用翻譯 (但可以給註解,把瑪哈禮師對該梵文的解釋寫出來) 因為用中文來譯,便失掉了原來的音,而且翻譯出來會產生誤解歧義。

最後,是有關transcend這個字。瑪哈禮師在英文找到了這個字,但相等的中文字詞跟本沒有,故此,我們便要為「超覺」這两個字為初來第一堂介紹講座的人,清楚地告訴他們它的科學定義。讓他們不會像我一樣幾十年來都沒法弄通這「超覺」两個字的意思和概念,對理解這們偉大的知識造成極大的障礙。

所以我們必須第一時間讓來聽介紹講座時把這两個字背後的科學概念說透清楚。

「超覺」這两個字完整的意思是指:我們的精神安靜下來,精神超越了思想最精微的層面,到達一個無邊知覺的領域,也就是現代科學所指的統一場領域。

 

最好是:港台大陸三地的老師合力,便能很輕鬆把瑪哈禮師重要的錄影片字幕和語錄翻譯好,而且三地合作,那每一次翻譯有這麼多老師看過,一定很完美。

由現在開始分工,那些是香港翻譯,香港便在講座播放的影片,在講座前便做好一個翻譯,下一次講座看另一個影片時又做一個翻譯,翻譯好,便給台灣和大陸看看是否可更好。他們只要在電腦上,用Microsoft word的寫一個轉換macro程式,一按便令譯文換上他們的當地用的名稱和簡體字。

Here is a good example to show how we can do better with our translation of the Supreme Knowledge of Maharishi.

例子一:

以下是两句很好的翻譯,盡量忠於原文的意思,但由於中國文化的不同,要寫得體的廣告詞,便不能跟足按字典來翻譯,甚至第一句連1967都不見了。

(請點撃圖片放大)

Jpeg

 

例子二:

「馬首是膽」英文字面可譯成horse head is gallbladder,但肯定無法解釋清楚,因為這句話根本唔make sense,但即使將正確成語「馬首是瞻」譯成looking up to the horse head,也會叫老外?爆頭,事關也不能譯出成語的真正意思。

其實「馬首是瞻」這句出自《左傳》的成語,本身既無褒義亦無貶義,意思只是叫士兵望向將領馬頭的方向以窺探指示,喻意僅跟從領袖指令,所以這四字成語英文可譯成:— to take the head of the general’s horse as guide, to follow somebody’s lead or to follow your leader。

嚴格講,譚文豪今次可以說拋錯書包,事關按他當時說話的目的,是批評規定初中中國歷史獨立成科的建議,是變相引入國教科。他說,「以吳克儉為首的教育局,特首梁振英『馬首是膽』的教育施政,非常之無信心……」這裏講的「馬首是膽」相信是想鞭撻吳局長「盲從附和」梁持首,有「吳是特首盲目追隨者」的含意(Ng is a blind follower of the Chief Executive)。不過,正如前面所言,「馬首是瞻」這成語並無貶義,用作批評語怎樣講也講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