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英國脫鈎看民主

剛讀了一篇文章: 英國脫歐公投帶來的教訓\雷鼎鳴

文章提到幾點:

(1)美國是老牌採用民主制度的國家,但其憲法卻不容許公投為聯邦立法(個別的州可以使用公投),其理據在美國的幾位開國之父所寫的《聯邦人文集》(Federalist Papers)中已有詳盡討論。簡而言之,是民眾不一定了解所投票之事的複雜性(代議制可部分化解此問題),及民意飄忽不定,靠它決定,有如擲毫定國運。

 

(2)今次英國脫歐公投成功,是利用了誤導與欺騙。

 

(3)公投是民粹意見與專家意見對立對決。人民對英國和全世界專家擺出的事實和分析警告視而不見,卻對政客的謊言照單全收。

(4)在同日另一篇文章 陳光南:香港需重新思考成功經驗  提到:英國民主奧妙之處,公民投票制度可以被否決,民主不是第一。英國西敏寺制度,一直都是代議政制,人民選舉了下議院議員之後,重大決定都交精英去作出決定。精英政治幾百年來一直都統治?英國。人民權力實在有限。正因為如此,英國舉行公民投票,最後還有一個安全閥門,就是要由下議院作出批准。下議院不批准,英國就不可能啟動《里斯本條約第50條》,去開啟兩年“脱歐”協商。

民主公投以決定國家命運,真的危險。奇怪的是:

  • 沒有人會用上面第一點去反對用公投來作為國家重大決策的方式以及
  • 上面第四點提到英國都不是以民主第一作為國家重大事件作最終決策,而是把重大決定交由精英決定。  從來沒有人用這一點去反對重大決策不能最終由民主決定。近代多國政權易手,民主引來全球風風雨雨,亦令近年香港原來是這麼繁榮的小島,由一個經濟掛帥的城市,改變成一個嚴重政治化爭鬥的社會。

民主投票絕對不能作為重大決策最重要原因是:

真理的掌握,永遠是在少數人的手裡  –  Davey So

社會,科技變得越來越複雜。一間公司每個專業部門的決策,不可能要全公司的人一人一票來給出一個正確的策, 因為專業以外的行外人根本弄不懂行內的問題和關係。國家的決策更加不能以一人一票來作出最佳的取捨方案。http://www.am730.com.hk/column-326190

大眾,尤其是大多數沒有接受高級教育的人民,很難對事情尤其是錯縱複雜的事作出完全正確的判斷。所以上述這两篇文章點出了美國和英國這两大民主國家,都絕對不會容許用民主投票為國家命運作最終決定。

決策,最重要的是要完全正確,利已利民;而不是要順應當刻大部份的民意,因為分分鐘有可能會作出一個錯誤的重大決定,後果便是災難性的。



用經濟學做眼睛: 從選舉結果 看民主缺陷 (雷鼎鳴) 民主制度的地位在近年頗有退步的迹象。阿拉伯之春及各種顏色革命後,涉及的國家俱禮崩樂壞,民窮財困,甚至出現大量難民,這豈不提醒我們,胡搞的民主不但不會把我們帶至天堂,只會造成動亂。 美國總統大選,今屆的兩個候選人,都使人無從揀得落手,堂堂民主世界領導國,怎會衰頹至此?英國的脫歐公投,用上了最直接的民主方法,但結果卻損害英國及歐洲利益,而且不少投票者紛紛表示後悔。香港上屆立法會議員表現的差勁,全港有共睹,泛民今次失票巨大,正好反映選民的不滿,但他們流失的票,卻是改向更無能力,但只懂叫口號的人那邊跑,下一屆立法會已篤定是多事之秋,如此一來,我們怎能不反思民主制度的缺陷。

http://francis-lui.blogspot.hk/2016/09/blog-post_9.html?m=1

 

看看數學家怎樣看教育上的民主

 

Terminology:

一人一票, 英文是One man, one vote.

普選,英文是universal suffrage

篩選,英文是pre-screening

公民提名,英文是civil nomination。指所有登記選民都有提名權.